追蹤
the Future Isn't Mine
關於部落格
  • 74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Kingdom Of Heaven

從看過銀翼殺手(Blade Runner)之後我就對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這名導演充滿了興趣,在他的執導下幾乎每部電影都有不錯的可看性。他可以帶給我們神鬼戰士這種氣勢非凡的史詩巨作;但也會出現像魔鬼女大兵一樣的爛片,不過基本上只要是他執導演筒的作品,我還是會抱著一定的期待,包括這部”王者天下”(Kingdom Of Heaven)。 我個人對於中世紀那種盔甲騎士的黑暗時代充滿了興趣,在加上主題是十字軍東征的早期故事,所以在這片遭到諸多史詩片夾殺的情況下,我對這片情有獨鍾。無奈現實困人,一直沒有機會前往觀賞,只好等到DVD出的時候才能滿足我強烈的好奇心,但是聽說這不是四小時的導演版時,我心已經涼了一半。心想該不會剪掉很多有趣的部份吧? 果不其然,劇情編排剪輯的讓我失望透頂。好像本來有大好素材,卻一定要剪成150分鐘的長度,變得好像是生手寫著文章,迫不及待地進行著劇情,卻忽略了讀者應該要有的基本邏輯與流暢度。許多劇情橋段不是進行著毫無意義的串場;就是發生了讓人摸不著頭腦的事件,導致後面已經開始出現”唬爛”二字的評語了,其實搞不好雷利史考特只需要多一點的時間交代劇情,一切的荒繆都會改觀。 我對奧蘭多布魯的演技沒有意見,他已經在能力範圍下表現的很好了。但是我還是覺得這部片子應該由年紀更大的演員,例如Viggo Mortensen來飾演,比較有說服力,但是主角悖理昂(Balian)的設定性格和人格發展,實在是大有問題大。 首先片頭就強調他的妻子因為喪失兩個孩子,而自殺身亡。這點其實對早期的劇情影響很大,但是沒有故事性般的敘事交代,真的很可惜,導致悖理昂好像本來就是孤單一人一樣,之後對妻子兒女的懷念也鋪陳的很片斷短暫,十分可惜;就連他怒殺神父的那段劇情,也顯得荒繆不堪。 突然親身老爹造訪、邀他去聖城,雖然虎濫但是我可以接受,但是突然變成劍術高手和老爹突然死掉,實在是很遜的劇情安排。電影中只有一幕是描寫練劍的,但是悖理昂(Balian)就突然變成千人斬的緋村劍心了,有練過西洋劍的就知道,那是種需要大量練習而達到成熟的運動,所以極為唬爛。接著的就是連恩尼遜(Liam Neeson)飾演的Godfrey老爹快速掛點,實在沒辦法接受。身高超過190的連恩尼遜確實是適合演威武老男爵和父親的好演員,但是完全沒有幾個對白可以發揮,就迅速的掛了。(這個急切的想交代劇情有關係),但是悖理昂卻處處受這個相處沒多久的老爹影響,維持著老爹的信念,堅持著老爹的理想。這對一個已經沒有親人在世,一心只想要自贖的年輕人來說,也太不近情理了吧? 不過接著壯麗的情景和中世紀的情懷那我稍稍平復了怒火,但是遭遇船難只有他生還的劇情實在很爛,這樣做可能只是會了跟那個阿拉伯騎士打個照面,實在有點無聊。(這個快速的想進行劇情不無關係)。 接著出現了三個有趣的角色,他們的演技把這部片提升到了有張力深度的境界,不過沒有他們的戲份時,片子又回到一般的水準。一個就是由傑若米艾朗(Jeremy Irons)飾演的Tiberias,這個角色的定位應該是像悖理昂的前輩,但是由於年紀的關係,又有點像是父親的代替角色,不過Tiberias表現的卻是一副超然的態度,以過來人的騎士經驗給悖理昂(Balian)建議,傑若米艾朗演的入木三分、不溫不火。 另一個角色則是由艾德華諾(Edward Norton)頓所扮演的鐵面痲瘋病國王,其實在國王一開口的時候我就認出來是愛德華諾頓的聲音,不過他揣摩這個病體之軀,很明顯有獨到之處,不但透出了淡淡以前年輕的英姿與美麗,也發出了對抗病魔意識堅強的智慧國王,他出現的場面就有一種特殊的氛圍,讓這部戲變的不同。 而更不能忘了由敘利亞名導兼演員哈珊馬索Ghassan Massoud飾演的回教領袖共主回教領袖撒拉丁Saladin,他把一個王者該有的所有氣度,全部曖曖內含光的表現了出來,完全不留一絲做作的痕跡。仁慈、威嚴、大愛、謀略,通通都表現的淋漓盡致,完如這個回教世界最偉大的領袖親臨一般。 而劇情則在悖理昂(Balian)拒絕了鐵面痲瘋病國王迎娶公主的提議,到達了虎爛不合理的最高峰,他明知道繼任的國王會蓋路西安(Guy de Lusigna)會發動戰爭,也明知道他們會輸,更明知道接下來耶路撒冷會陷入困境,還知道軍隊都會被殺光,還是毅然決然的拒絕了,原因只是不行不義之事!那他之前玩別人老婆,捅神父,都不是不義之事嘍?莫名奇妙的成為了聖城的救星,實在達到無法理解的境界。 真的有那麼爛嗎?其實也沒有,不管是場面還是分鏡都是一慣雷利史考特的水準,許多大場面仍是氣勢磅礡;甚至在某些引人深思的對白上,還是展現了天才導演的無限風情。但是我只能說劇本和劇情被切割的太嚴重了,主導了觀影人的所有情緒。 不過這片在宗教探討是有內容的,片中頗為尊重伊斯蘭文化,甚至略帶偏袒。而當時教宗烏爾班二世(Pope Urban II)的名言:「這是上帝的旨意」,也並成了劇中諷刺不堪的名句。很明顯的,反宗教而訴諸於人心是這部片子的重點,特別是對於基督教的教會,毫不留情的批判。 “Kingdom of Heaven”存在誰的心中呢?我只能說只在鐵面痲瘋病國王的心中,他想要建立一個每個宗教都能在聖地取得自我心靈平靜的和平之地,一個沒有戰亂紛擾,各式人種能夠相互尊重的淨土,他希望耶路撒冷是一個神的國度,那裡是個跳脫一切宗教的美麗國家。而他的贊助者或是說了解他的人,就是撒拉丁。可能在撒拉丁的心中,也有一個“Kingdom of Heaven”,所以他們兩個人在能力範圍裡盡量的保持平衡,用自己的方式打造著夢想中的“Kingdom of Heaven”,如果真的有王者天下,那將是兩個國王所營造的,而主角悖理昂(Balian)可能只是一個平凡的過客罷了。 Balian:「What is Jerusalem?」 Saladin:「Nothing」 Balian錯愕。 Saladin回過頭來:「Everything」 (握拳) 最後這一片對白引人深思,到底Saladin口中的Nothing / Everything是什麼呢?相信看過這部片還肯深思的人,都會有一個相似的答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