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uture Isn't Mine

關於部落格
  • 74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he Legends / Public Radio

「一個模仿復古的譍品能夠帶來多大的感動?」,這個思維不斷的在2000年之後的樂迷間討論著。每個人都可以大肆批評這些”復興”、”考古”的行為,但是等到聽到自己的”痛”時,又開始為這個行為辯護。我已經厭倦了這樣的行為,我現在只想聽音樂,一切都讓痛決定所以感覺吧,讓我擁有一個獨立的思緒以及一雙獨立的耳朵。 你聽到的一堆復興中,不知道有沒有人學著早期的New Order?應該很少吧?Moment裡的新秩序,既不歡樂也不電音更不舞曲,但是那樣的姿態還是叫我們迷戀,因為那是Joy Division遺留下來的灰燼,上一次能讓我著迷的模仿崇拜之作,已經是九零初期的小田鼠the Field Mice了。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the Legends”這個名字,是的,以Club 8的Johan Angergård為首的瑞典團,在第一張專輯”Against the Legends”以九人編制的大樂團,玩出了C86、Shoegazing等復古之聲,讓Indie-Pop有了不同的迷幻面貌,與同期的the Radio Dept.製造了白色噪音,瞪鞋派的地下流行曲,讓我們留連於他們清新可人的不同姿態,忘記他們帶來只是復古的東西,因為那樣的痛實在太動人美麗了。 這一次Johan Angergård可能是從傑森太空人那邊得到了一點靈感,居然把八個團員通通炒掉,自己一個人進行新專輯”Public Radio”的所有工作,包括所有樂器的演繹、製作,以及擔任主唱的角色,而這樣大刀闊斧的動作如果還是玩同樣的音樂當下就遜掉了,所以這一次以一人樂團出發的the Legends,竟然玩起了後龐克以及新浪潮的復古樂風。 New Order、Felt、the Cure、the Wake甚至是the Smiths的影子,你都可以在這一張”公眾電台”聽到。專輯裡充滿簡約收斂的電子鼓擊貫徹著整個節奏線,直接讓人聯想到25年前的鼓動振幅。而質感正是與那些樂團一般的空虛游離,彷彿永遠在空盪的工廠表演一樣;當然那時候最重要的跳躍肥厚Bassline更是應映俱全,配合著極簡扭曲的吉他聲線一起律動著,更不用提那與Gillian Gilbert一模一樣俗俗低迷鍵盤合成器之音了。 而Johan Angergård的歌聲則還是如同從Club 8帶過來一樣的輕鬆吟遊、甚至帶有些許的迷幻低傳真色彩,連錄音都充滿了Factory廠的質感,空氣音、細小噪音都在旁邊作祟。聽完整張專輯,你絕對不會相信這是一個人搞出來的東西,也讓我更加佩服Johan Angergard的音樂才華。 這張專輯有趣的地方是,他都是概念性的模仿,而不是把整個橋段搬過來。而且頗能把曼城樂團的各種風格交融在一起,你可以聽到New Order的Bassline結合了Felt的民謠吉他;或是the Cure的浪漫攜手與Feelies的曲式共同邁進。但是Johan Angergård可沒有忘了上張專輯的C86、Shoegazing風格,這次則比較不明顯的滲進了骨子,但還是能感受到那股Indie-Pop的芬芳。 開場的”Today”展現了有如JD般的曲式,配合著飄渺的清新之聲,再加上空盪的落鼓,讓人雞皮疙瘩掉滿地的模仿手法,絕對讓你有置身1983年曼徹斯特的錯覺;接著” Hide Away”更是Felt與New Order弦律的混合歌曲,悠揚上升的動聽副歌配上後龐編曲,十足的時空倒錯。而”People Like Us”更是學起Ian Curtis的唱腔唱著the Wake的曲調,也微微帶有新秩序的質地。 單曲” He Knows The Sun”則完全是NO的復興之作,聽到跟Regret神似的吉他Riff和節奏絕對是讓人甘心墜入的陷阱,從頭到尾宛如Brotherhood時期的B面歌一樣美麗。但是有趣清新的” Something Good”居然搖身一變成為了C86的清春Indie-Pop小品,只前的沉重疏離宛如隔世。不過” I Want To Be Like Everybody Else”和”These Old Hearts Of Ours”又墮入了the Cure的黑暗浪漫中,細細綿密的新浪潮思緒不斷流竄,似乎是在後龐克節奏下的一場散步。而結尾曲” Do You Remember Riley?”更是不甘心如此結束一樣,再次獻上瑞典派美好的節奏旋律,彷彿這才是他們的真面目,但一切都還在衛星的軌道裡,圍著那個時代運行著。 這兩個月可以說是瑞典周,不但Kent的專輯買了好幾張,也聽了好幾遍。加上被人叫去複習Roxette羅克賽,加上這次的the Legends,真是感受了許多斯堪地納維亞的感動。而the Legends這張”Public Radio”更是復興到我的”痛”上面來了,或許有人會說暸無新意、沒啥好聽的,但是我的耳朵告訴我這是他想要的,或許說這個調調的東西我從來沒有抵抗力過,不管是新東西還是老東西,”痛”永遠是很痛的。 試聽的是第二首"Hide Awa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