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uture Isn't Mine

關於部落格
  • 74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New Order / Blue Monday

這個禮拜一發生了一堆亂七八糟的事情,讓我好幾天都沒有心情寫文章。雖然都是一些不關痛癢、甚至不是我本身的鳥事,但是還是讓人心情有夠煩躁,回想以前總習慣在星期一的早晨,聽著”Blue Monday”一面開車趕去上班,當時心情真是糟透了,所以每次都遲到,這真的會讓人越陷越深的歌曲,不知不覺就落入了那單點鼓恐怖麻痺的節奏裡。 這首讓New Order爆紅的單曲其實原本只是實驗之作,從之前”586”就可以聽出”Blue Monday”的雛型,一個實驗的片段居然演變成最受歡迎的舞國單曲,這就是New Order本身神奇的地方。我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是跟朋友借了英版的”Power, Corruption & Lies”的時候,當時我大概重複了這首歌四、五個小時左右,滿腦子都是登登登的單調節奏,接著馬上衝去唱片行把所有架子上有關New Order的東西都搬回家,之後一個月沒有聽過其他東西。 等到購入Blue Monday單曲時,已經是幾年後了。我買到的是95年發行的類EP重發版,裡面還有”Truth Faith”、”1963”的混音,以及一首我很喜歡的歌叫Let’s Go。當時到手的興奮到現在還是記憶猶新。現在已經沒有辦法產生有如孩童般蹦蹦跳跳的喜悅了,或許當一個樂團的死忠歌迷,才是最幸福的吧? New Order的盒裝”Retro”裡的冊子裡有許多歌曲解析,很多都非常有趣,有時間我會逐一翻譯。以下是Blue Monday的部份。(一串一點都不布魯的對談,哈) about Blue Monday Bernard我他媽的恨透了”Blue Monday”,我們過度演繹了,它其實不算一首歌,它是技術上的一種實驗。 Hooky它的確征服了我的妞,我還蠻喜歡它在現場的感覺說。 Bernard我們從沒有習慣演唱安可曲。我們總是表演四十分鐘然後下台一鞠躬,這並不是自大傲慢,只是當我們做現場的時候,在過了四十分分鐘後我們就開始覺得無聊了。我們想要發生點什麼,於是我們思考在所有的技術撤離之後,還有沒有可能讓機器演奏一首歌,然後我們可以走進來按個鈕操作它,這樣我們就不用唱安可曲了。不過觀眾可能得到一個被耍的曲子,然後可能開始不爽幹醮起來。 Steve這招不是某次都有效。 Bernard我記得80年代早期我們在在波士頓表演的時候,我們照慣例沒有安可曲,我們表演完下台,開始抽根菸,準備放鬆休息。等一下我們發覺有鎮暴警察走進來,跟我們說:「我們是來保護你的」,我們一副「為啥?」的屌樣,「暴動!」他們鎮靜的回答道。該死的巡迴成員夥伴,沒有人告訴我們群眾開始暴動了,我們開始包袱款款,而群眾則開始拆台砸場了,我們到外面之後,甚至被追到街上。隔天我們就接到華納兄弟唱片總裁的電話,詢問我們昨晚到底他媽的在搞什麼? Hooky於是我們開始演奏安可曲。 Bernard我們開始唱安可曲。但不論如何,Blue Monday已經發展成超過那樣的等級了。除了因為Hooky想要彈他的Bass所以我們不能變身成機器人,他真的想要繼續做這首歌,所以我們需要一個人聲,於是我們思考該怎麼加進人聲。 Steve我錄一些機器人聲音在機器上,不過後來都廢棄不用了。 Bernard錄音師搞錯方向了,總之他沒有錄的非常好,它聽起來像數來寶,於是我必須唱歌了。(無奈貌) P.S.巴尼真的不喜歡唱歌,真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