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he Future Isn't Mine
關於部落格
  • 74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the Autumns / In the Russet Gold of This Vain Hour

探索挖掘逝去錯過的感動,期望那悸動的瞬間再一次重演,把你帶回那雞皮疙瘩的甜美時刻,你追尋的將是無法複製但寄望相同的矛盾體驗,而the Autumns對我來說,就是這樣的感覺。今年有幸認識了他們,兩年前的同名專輯仍然是記憶猶新的在腦中播放著,而我已經貪婪地開始追尋他們的過去,希望那樣的感動再次瀰漫,於是我找到了the Autumns在2000年推出的第二張專輯” In the Russet Gold of This Vain Hour”。 來自加州的他們,在這張專輯中完全沒有展現那個地方該有的特質。陽光流瀉、輕快動人、無憂無慮這些東西在他們身上沒有留下一點痕跡,他們彷彿是住在洛杉磯地底下的哥德教堂裡面的抑鬱詩人一樣,他們到過英國旅行,感受到那裡濕冷的迷霧和蕭瑟的海風,以及那濃濃地自怨自艾的憂鬱人文神態,再回到教堂裡撰寫美麗的詩篇,地面上的敞篷車和海灘是另外一個世界。 與吉他音牆統治的同名專輯相比,這張” In the Russet Gold of This Vain Hour”就顯得柔弱許多,讓他們哀愁的思緒更加抽象式的被蒸發,就如同樂團的歷史排列一般,這張專輯是個美麗寂寞的開端,正好為激昂流暢的同名專輯撰下一個隱諱的序曲。專輯把大西洋對岸的哀愁與美麗詮釋的無瑕透明,讓我們最心痛的Dream-Pop如此任性的渲染、讓迷幻的Shoegazing之聲簡約地昇華、讓八零年代的新浪潮與後龐克盡情散撥他們的孤寂與疏離、讓英倫搖滾的旋律如漣漪般不斷的擴散、讓哥德的神秘氣氛滲入樂器的寂寥裡。這張專輯重現了所有我應該喜愛的痛,並且用最自然不矯情的方式呈現出來。 主唱Matthew Kelly的聲音是專輯中最脆弱的琉璃,晶瑩剔透地讓人催眠般的墮入那神秘的詩意中,但是有時卻氣若游絲的懸掛在黑暗的大氣裡,似乎只有湯姆約克比他更具靈性般的自溺聲線,而在他們能製造具有強大壓倒力的吉他音牆,和可以Grunge的宛如Pearl Jam一樣脫俗之際,居然可以將吉他丟棄般的專注於鋼琴與弦樂的編排,讓專輯走向越發黯淡、悲悽欲泣的感傷質感。 不同於Manic Street Preachers令人振奮的悠揚弦樂,” In the Russet Gold of This Vain Hour”裡面的提琴之音總是在眼淚要奪框時刻流竄而出,把抑鬱的情緒絞入心如刀割的感傷旋律裡,彷彿它的弓弦只為悲傷而拉,而這時鋼琴就扮演著填寫詩句的詩人,把清脆透明的高音和沉重堅強的低音寫成一篇哀傷到難以直視的斷簡殘篇,而在專輯的後段更是變本加厲,吉他仿彿只是製造情緒的一種工具,爆裂尖銳的吉他Riff只是歌曲中的配角,意圖在襯托著那不尋常暗色綺麗。 專輯的開頭即是單曲” Boy With the Aluminum Stilts”就是那異色美豔的集合體,溫柔的音符卻導出壯麗流暢的旋律,優美的像是中世紀的史詩,接著的” Unfolding and Fading”還是展現了他們招牌的迷幻吉他聲線,一切還是那樣的焦躁、那樣的孤寂。而” Siren Wine”更是不容錯認的典型秋天歌曲,厚重的樂器演藝和中板的激烈流暢相輔相成,各種風格交融。 “Mistral Chimes at Nightfall”喚醒了專輯後段憂鬱悲傷的靈魂,空虛寂寥、疏離荒蕪的吉他撥弦,宛如曠野的一場夜雨般寂寞,而” Bicycle”更是將長篇史詩的弦律氣息,散撥瀰漫到每個分子的氣味裡,那樣清澈無垠的思緒盈滿了整個歌曲,似乎是在清冷的月光下演奏一般的美妙。”The Wreathe and the Chain”是專輯裡最恐怖催淚的片段,充滿著鬼魂附體的美好旋律,以及直搗內心的深邃意境,吉他聲線居然是那麼嗚咽透明的律動,做為專輯中最美好的片刻,這首歌已經為這張專輯寫下最深切真實的註腳。 如黑夜靜謐的這張專輯或許需要多一點的聆聽時間,才能挖掘出其中的感動。在悅耳動聽方面,” In the Russet Gold of This Vain Hour”明顯是不及同名專輯的,但是它塑造的氛圍竟然讓人如此的留連,證明專輯整體的意識哀傷到直逼到內心的每一個角落,我們或許不是每次都需要朗朗上口的流暢之曲,但是專輯營造的獨特氣氛,卻是我們賴以維生的獨特養分,而這張專輯優雅善變的神態,不禁讓我們不斷回首,沉溺於夢境般的哀愁中。 P.S.官網有此張專輯的每首視聽喔,而我另外一個部落格的同一篇文章裡,也可以聽到另外一首歌。 P.S.試聽的是單曲"Boy With the Aluminum Stilts"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