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uture Isn't Mine

關於部落格
  • 74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anic Street Preachers / Let Robeson Sing

Paul Robeson,生於1898年的紐澤西,他是逃走奴隸的兒子,但是他在大學中是以獲取獎學金的成績畢業。而畢業之後,他漸漸地找到了音感與表演天才,在1920~1939年之前,他都在歐洲進行歌唱的演出,而在巡迴演出之際,他接觸到了許多非洲不同的文化背景,而且還學習了幾種非洲土語,而同時他也發展出厭惡種族歧視與貧富差距不均的政治理想,所以他開始大量的參與政治活動與社會議題,甚至是英國工黨的抗爭運動。 而當希特勒橫行歐洲之時,他變成了全世界最著名的反抗法西斯主義者,他甚至在歐洲公開演講反對佛朗明哥將軍在西班牙的法西斯政權,也因為如此,他開始對蘇維埃政府感到興趣,他欣賞蘇聯對種族開放並無歧視的作法,但是也不同意某種共產的手段。而在美國本土,他開始贊助促進公民權力運動,積極的想要消除種族歧視與貧富差距,他甚至倡導美國本土的黑人應該發展自我意識,對抗壓榨他們的美國政府,也因為在美國長期倡導左派思想與鼓勵反抗活動,他的美國護照也曾長期的註銷。 他在CIA和FBI的檔案數量可以比美切.格瓦拉,不過在六十歲的晚年卻因為憂鬱症的關係不得不停止演出,這個病徵一直困擾他直到他死前,在1960年中期他終於與世長辭。Paul Robeson被視為真正的人權主義者和國際自由主義者,他的許多演說至今仍然被許多團體教材引用。 Manic Street Preachers為了紀念這個傳奇的偉人,特別寫了這首" Let Robeson Sing "來紀念他,也順便融入了自我的思想與他們的人權關懷,特別是有關古巴方面的議題,更是樂團著墨的焦點,而當" Know Your Enemy"推出之後,他們更如願的前往古巴進行巡迴演唱,甚至獲得古巴領袖強人卡斯楚的接見。 雖然歌曲已經招式使老,並沒有什麼新意,但是" Let Robeson Sing "的歌詞寫的還是頗為漂亮,這也是Nicky Wire在這張專輯一系列偏激的政治宣示裡,我最喜歡的一首,不但動聽感人,更是熱血沸騰,雖然沒有年輕時期的爆發澎湃,但是也是頗為激昂動聽,畢竟只後這樣的歌曲只能用鳳毛麟角來形容了。 Let Robeson Sing Where are you now 你現在身在何方 Broken up or still around 分離崩潰還是凝聚團結 The CIA says you're a guilty man 那個中情局說你是個罪犯 Will we see the likes of you again 我們還能再一次看到你喜愛的事物嗎 Can anyone make a difference anymore 有任何人能分辨出其中的不同嗎 Can anyone write a protest song 有任何人能寫出一首抗議歌曲嗎 Pinky lefty revolutionary 粉紅色左派的革命 Burnt at the stake for 為了它受著火刑 A voice so pure 一個聲音如此純潔 A vision so clear 一個遠見如此清澈 I've got to learn to live like you 我一定要學著活得像你一樣 Learn to sing like you 學著跟你一樣吟唱 Went to Cuba to meet Castro 去古巴會見卡斯楚 Never got past sleepy Moscow 從來沒有錯過忽視睡著的莫斯科 A giant man with a heavenly voice 一個有著天堂般聲線的偉人 MK Ultra turned you paranoid*1 MK Ultra把你變成偏執狂 No passport 'til 1958*2 在1958年之前都沒有護照 McCarthy poisoned through with hate 喬瑟夫.麥卡錫用怨恨毒害了他 Liberty lost still buried today 喪失自由今天仍在掩埋著 Beneath the lie of the USA 埋在美國的謊言之下 Say what you want 說出你寄望的 Say what you want 說出你寄望的 A voice so pure 一個聲音如此純潔 A vision so clear 一個遠見如此清澈 I've got to learn to live like you 我一定要學著活得像你一樣 Learn to sing like you 學著跟你一樣吟唱 "Now let the Freedom Train come zooming down the track / Gleaming in the sunlight for white and black / Not stopping at no stations marked colored nor white / Just stopping in the fields in the broad daylight / Stopping in the country in the wide open air / Where there never was a Jim Crow sign nowhere / And no lilly-white committees, politicians of note / Nor poll tax layer through which colored can't vote / And there won't be no kinda color lines / The Freedom Train will be yours / And mine"*3 “現在讓自由的火車踏著鐵軌慢慢接近 / 為了白人和黑人在陽光中閃爍 / 不要為了標記著種族分離的車站而停下來 / 只停在充滿廣闊陽光的田野裡 / 停在寬廣的空氣之中 / 那裡沒有Jim Crow簽下任何標記 / 和沒有任何白人純種的協會以及只會筆記的政客 / 也沒有只會吸血的律師告訴你有色人種不能投票 / 而且那裡沒有任何膚色界線 / 那自由的火車將會在你心中 / 也會在我心中” A voice so pure - a vision so clear 一個聲音如此純潔,一個遠見如此清澈 I've got to learn to live like you 我一定要學著活得像你一樣 Learn to sing like you 學著跟你一樣吟唱 Sing it loud, sing it proud 大聲地唱著它,驕傲地唱著它 I will be heard, I will be found 我將會聽到,我將會發現 Sing it loud, sing it proud 大聲地唱著它,驕傲地唱著它 I will be heard, I will be found 我將會聽到,我將會發現 *1。MK Ultra是CIA一種思想控制的手段,發源於二次大戰時,,而在冷戰時更進一步來對付共產主義者或是分離主義者,讓他們招供CIA想要知道的資訊,算是一種恐怖的藥物洗腦。 *2。Paul Robeson曾經為了威爾斯獨立而在電話裡透過電台唱著威爾斯國歌,他也希望能夠來威爾斯表演,但是一直不能到英國來。因為專門打擊分離與共產主義的眾議員Joseph Mccarthy就一直不發給他護照,直到1958年才重新獲得護照踏上英國本土。 *3。這叫做”Freedom Train”首詩是Langston Hughes做的,並且由Paul Robeson朗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