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uture Isn't Mine

關於部落格
  • 74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New Order / Republic

Technique的推出讓New Order的聲勢登上了最頂端,他們幾乎是主宰了八零年代的整個流行音樂界,當然這也包括了Syth-Pop與Club舞廳裡的評價與表現,他們正享受這那前所未有的成功姿態。’89年發行的Technique更是被許多媒體評選為年度最佳專輯,以及他們最好的專輯,甚是曼城的最佳專輯。而在大西洋的彼岸,美國人也罕見地表達了他們對這個英國樂團的驚訝與喜愛。 結束頗為短暫的專輯演唱巡迴後,準備邁入九零年代,大家都引頸期盼他們的新作品,因為Technique帶來的完美感受實在是令人難以忘懷,但是樂團關係卻墮入前所未有的緊張關係,由於上一張專輯實在太成功,所以讓四個成員對音樂都有更多的想法,但是這些東西可能是不容於樂團平衡的巨大思想,加上樂團對於長期與同一批人員合作有點感到不耐煩,於是在’89年尾,Bernard Sumner跟Peter Hook兩個成員分別展開單飛的活動,於是New Order開始停擺,兩個人專心於自己的計畫。Berny的Electronic和Hooky的Revenge分別在年底發行了第一張的單曲。 1990年,更是樂團單飛計畫蓬勃的開始,不但Electronic和Revenge連續發行單曲和專輯,剩下的兩個人Stephen Morris和Gillian Gilbert夫婦更是組成了可愛的”the Other Two”,儘管如此New Order還是抽空為世界盃寫了首為英國加油的單曲”World In Motion”,但是從這首歌開始就傳出樂團貌合神離,不願意忍受對方的傳聞,雖然這首歌異常地受到歡迎,但是仍是掩蓋不了他們已經無心與彼此合作的氣味,畢竟只是首傻氣的應援歌曲(但我很愛,哈)。接著每個團員都為了各自的單飛計畫而努力,作品不斷地發行。 然後這首傻氣可愛的歌曲,竟然是New Order在Factory唱片廠的最後ㄧ個作品。工廠唱片的興衰大概三天三夜也講不完,先略過這些紛紛擾擾,以及樂團和老闆Tony Wilson的恩恩怨怨。重新尋找唱片公司這件事情原本彼此奇異的關係拉到更緊張的境界,他們即不願接觸那些財物的瑣事,更不想多跟原本的夥伴相處,這種尷尬情況一直到他們終於塵埃落定於London唱片,並且在’92年尾準備履行合約錄製新專輯時,才有進一步的變化。別忘了,就算在這些多事之秋裡,他們還是忙於個人的單飛計畫。 大家真正聚在一起時,歧見並沒有想像中的大,吉他手與貝斯手還共同寫了不少好歌,但是時間一久,他們發現彼此認識二十年的老朋友,竟然有著許多無法彌補的裂痕,各自單飛的時光也增加了更多音樂上面不同的意見,在彼此沒有心也沒有力的化解的情況下,專輯的許多部份,更是在分開錄音的情況下完成。新專輯Republic幾乎要成為交差了事的參差作品。 不過千萬不要低估他們的音樂智慧,儘管紛擾不斷,他們還是能做出一張相當不錯的作品,尤其是他們對當前電因潮流的敏感度,可以說是高得嚇人,而且在Dance Cross Rock方面,他們更是當中的翹楚。他們參與或觀察Primal Scream、Massive Attack、the Chemical Brother甚至是Stone Roses等後輩的表現之後,更是發展出一種不同於八零年代的電氣節奏,一種兼容並蓄的新品種電音聲響。 單點鼓機的節奏在Republic已經不復見,反而是用更多真鼓錄製和快速且有重量的鼓機節奏安排來幫專輯打上一層地基,而氣氛的鋪陳則是使用了更多的效果器和音效,沖淡鍵盤造成的懷舊迷離風格。吉他也有頗為不同的變化,從前重質不重量的聰明簡單演繹,轉變成與英搖類似的大塊明亮組合Riff,以及充滿空間感的和絃變換;而Peter Hook的Bassline更是領導全專輯的中心樂器,甚至是一種聆聽指標,這個傳統也延續到之後New Order的所有搖滾概念中,應該說這樣的方式從Joy Division時代就存在了。 時代與樂團的矛盾從Republic和Technique的差異就可以讀出許多訊息,基本上這是New Order所有作品裡面最偏向Techno的一張,也就是俗稱的電氣化。大量電子般的音訊充斥著整個專輯的大氣裡,大步脫離了之前Syth-Pop時期的簡單浪漫,落入了更深沈的編曲思惟裡,甚至是沾染了些許黑暗的氣息,這也跟Electronic和Revenge的Side Project的樂風影響有很大的關係。 但是前面敘述的不合與破碎還是在專輯的架構裡留下了許多瑕疵。歌曲的悅耳度和好壞差別實在太大了,尤其是一些編曲的手法不但重複,而且有點略嫌支離破碎,以致專輯的後半,竟然沒有新秩序該有的倒吃甘蔗、漸入佳境,反而呈現了有點疲軟的感覺,這真的是十分可惜的,但是想到樂團在如此險峻的狀態底下還能完成 工作,就是非常佩服他們。這張專輯也奠定了之後他們創作搖滾歌曲的基本方程式,可以說是頗為重要。 不得不提的就是”Regret”這首歌,因為這首歌實在太特別美好的存在,品質直追那些八零年代的黃金單曲,像是True Faith、Temptation、Bizarre Love Triangle等。延續了上一張專輯的輕鬆美好曲調,甚至微微透出了沙灘海邊的愜意之感(MV真的開拔到海灘去拍了@_@a),歌詞更是敘述奇妙美好的戀愛故事,而旋律更是好聽流暢,朗朗上口,彷彿為Republic鍍上一層金色美好的光芒,讓我們暫時忘卻了某些失望的懊惱。 Regret絕對名列前五名我最愛的New Order歌曲,完美的旋律、美好酸甜的歌詞、充滿了NO風格的特別編曲,一切都讓人賞心悅目,彷彿他們就是那樣好聽動人的不斷推陳出新,非常浪漫純真的一首好歌,有著讓人心情為之輕鬆順便跟著唱和的神奇吸引力。 World又是一首延續上一張專輯的浪漫,但是又沾染了些許落寞氣氛的單曲,節奏有點像Trip-Hop但少數由鍵盤之音帶領的歌曲,如果說Rrgret是白天光芒四射的海灘,那麼World就是海灘綺麗的夜晚派對,但是又流露著寂寮思緒與無奈的感傷。 Ruined In A Day低吟迷離、深沈緩慢,專輯裡非常耐聽的歌曲,越是往裡面挖掘,得到越多自若美好的片刻,算是八零的Syth-Pop精神才殘留到九零的身體裡,那種疏離黑暗的姿態,似乎只有往Brotherhood中追尋了,而那份溫柔無奈,卻是Technique裡那感人哀傷的姿態。 Spooky扭握達電音Techno化的代表曲,在舞曲節奏、電氣環繞之下,Peter Hook的Bassline還是具有可怕的存在感與強勢的韻律感,再配合著Berny擅長的甜美旋律,算是相當成功的進化版新秩序歌曲,新意十足之外,又添加了不少有趣的游離電離子。 Everyon Everywhere專輯中除了Regret以外最棒的歌,我甚至喜歡這首勝過許多單曲,無可救藥的浪漫歌詞,漠視世間的愛戀情況,宛如世界末日般的情節,配上好聽低調的旋律,透過綿密豐富的吉他聲線傳遞,讓人醉心不已的情境,而在現場的版本裡,這首歌更展現了美好的搖滾樣版,更加地動人美麗。 Young Offender這首歌頗有抓住Fine Time的神韻,雖然有點老套,但是還是說出不來的好聽,也有點Pet Shop Boys般的行雲流水,基本上編曲雖不錯,但是旋律略嫌普通,算是稱職的綠葉歌曲,但是你不會常常想起它。 Liar這首歌開始讓專輯顯露疲態,不太對我胃口的靈魂女聲,配上有點浮濫的旋律,編曲更是有打混之嫌,普通的程度絕對超乎你的想像,如果不是標準扭握達的粉絲,這首歌開始一定會有點不耐煩了。 Chemical專輯中最電氣肌理化之作,帶有微微地浩室質感,節奏也跟著躍動鮮活起來,Bassline也宛如工業作品中的肥厚邪惡,雖然旋律並沒有太特別,但是環境氣氛掌握的一流,所以讓專輯不至於沈淪太多,也算是給後輩電音團體一個想像的空間。 Times ChangeBernard從Electronic帶過去的Rap頗為可愛有趣,是帶點激昂前進的氣氛,無奈旋律略嫌芭樂重複,讓人印象不夠深刻,樂器的演繹也沒有太多令人興奮的地方,會讓人感覺熱血好聽,充滿了期待的感覺,但會期待到歌曲結束後,會有點失望的可惜作品。 Special初聽的時候你會覺得鍵盤的組合重複過了,但是忘了在哪裡聽過,有點沒有個性的歌,與Liar可以算是專輯打混的雙胞胎,一點都不”Special”的歌曲,有點力不從心的感覺,也顯露著樂團裡裡外外的問題。 Avalanche有點刻意而為的收尾之作,企圖營造靜謐人文的完美結局,但是比起動人淒迷的”Elegia”,還是少了點特別的粒子,但是在演奏曲來說,這首歌還算是頗為流暢疏離,頗為動人感人,也算為樂迷寫下了不錯句點。 這張專輯還是維持著New Order歌名跟歌詞沒有關係的傳統(直到Get Ready才破功),但是在之後發行的所有單曲裡面竟然沒有一首B面歌,這也間接反映了樂團分崩離析的彼此關係。(沒有太多的時間和精力寫出多餘的歌曲) 而這張專輯之後系列的封面設計更是突破扭握達一貫的水準,達到令人無法理解、費人猜疑的設計手法,進而達到讓人印象深刻的目的,我只能說這一系列的設計很頗有美式噴飯的風格。 之後的巡迴演唱會,更是把四人的關係拖入了恐怖的冰點,他們已經厭倦了和彼此相處以及忍受對方的行為,雙方惡劣的關係越發嚴重,直到1998年的復出演唱會前,New Order形同解散,在那段空白的日子裡,每個人都推出了單飛作品,同年的十一月the Other Two發行了Debut專輯,而Electronic也發行了第二張專輯,Peter Hook甚至另組了Monaco。這些單飛的作品裡,每一個細節都載著新秩序情感的蒲公英,但是沒有一張能帶來相同的感動,證明了他們四個人還是聚在一起才能創造出最令人感動的音樂。 New Order在九零年代的唯一一張專輯,雖然沒有了八零年代那睥睨一切的主宰力,但還是延續了樂團進化後的樂風與音樂生命,儘管水準有點參差不齊,但是許多好歌還是閃爍著各種美好的色彩,我們或許不會記得這段紛擾與空白,但是我們會永遠記得像是” Everyon Everywher”這種超越時代藩籬的感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