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uture Isn't Mine

關於部落格
  • 74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New Order / Technique

如果在New order所有出色的專輯裡面挑一張最佳作品、代表作、最傑出作品,那麼這樣老套俗氣的形容詞是屬於Technique的。這張專輯於八零和九零年代交際的1989年發行,不管是在音樂性、時代意義、影響力,都是New Order巔峰之作,也是他們聲勢最鼎沸的時候,那時候New Order已經成為了一個世界聞名的樂團,而不只侷限於大英帝國的經緯之中。 如果說New Order是一個單曲團也不為過(雖然他們專輯的概念也一樣優秀),從1981年發行Ceremony開始,他們的單曲和B面歌很少收入到專輯之中,也因為這樣他們的單曲口碑更是水漲船高。在1986年發行Brotherhood以後,New Order的決定發行精選集Substance,雖然他們只有發行四張專輯,但是累積的單曲數量已經足夠讓樂迷瘋狂,甚至收錄了剛發行不久的單曲”True Faith”和B面歌以及為收錄歌曲,這張雙CD的精選集讓英國上上下下都陷入了New Order的風潮中,不管電音界或是搖滾界都對這張精選集獻上無以復加的美好評語。 單曲專輯在UK Chart登上冠軍早就已經是例行公事,New Order幾乎統治著這段時間流行市場裡的Alternative-Dance、Techno-Pop,甚至是另類搖滾,他們可以俗氣到讓你手舞足蹈、也可以好聽的讓你朗朗上口、更可以悲傷疏離的讓你沈澱凝聚。1988年Joy Division版的Substance也隨後發行,這張收錄了專輯裡遺漏的單曲以及珍稀素材的精選集,再次提醒了世人他們仍然是3/4個Joy Division,也讓他們的話題人氣始終保持不墜。 先行單曲“Fine Time”的發行給了樂迷全新的想像空間,這是一張不同於”Blue Monday”的實驗作品,而是反應時下電子Scene的概念之作。當Acid House、House樂風已經疲軟老舊的情況下,New Order融入了以搖滾為首的更多元素讓它復興鮮活,雖然曲調旋律並沒有像上一張單曲” Touched by the Hand of God”那樣流行悅耳,甚至還有點怪里怪氣,但這卻是他們全心視野和深度的表現。 模糊抹去搖滾與電音那條明顯的分隔線,是New Order的天職。他們不僅深知整個Club電音界的氣象與風潮,更是曼城搖滾風潮的間接推手。在場子裡,舞客隨著DJ操盤之下不停地跳躍律動,他們隨著New Order的混音元素擺動,但在各種的現場裡,群眾又回到了四件樂器的熱情與感動裡,那首伸手可及的熱度藏在”Temptation”、” Love Vigilantes”裡,應該說這段時間樂迷可以盡情地享受著不同的新秩序,不只有專輯中制式的錄音而已。也這因為如此,他們可以自由融合搖滾與舞曲,並且突破彼此傳統的界限,更是難能可貴的才情。 1989年一月發行的Technique與之前自成一格的Syth-Pop風格不同,這次他們涉入整個電音圈子更深,他們仔細地觀察曼城及整個英國的風潮脈動,而整張專輯的譜寫和錄製更是移師到西班牙的舞曲天堂Ibiza島,讓專輯的氣氛徹底浸淫在海灘渡假的浪漫風情裡,跟以往愉悅流暢但又透著莫名悲傷疏離的氛圍大不相同。 Technique重新詮釋了Post-House樂風的可能性,甚至加入了Techno和Trance的元素,讓專輯在電因的環境之下,充斥著飽滿鮮明的旋舞電離子。由於受到Ibiza的氣味影響,專輯風格呈現青春浪漫、慵懶自在的一面,與上一張專輯中略顯黑暗的感覺不同,也感染入侵了搖滾板子的歌曲,讓明亮耀眼的元素自在的散步漫遊著,讓跳舞的曲子帶有搖滾的精神,也讓搖滾的曲調裡滲入了舞曲的節奏。 New Order當然也把當時在Ibiza流行的Balearic Beat和拉丁節奏給帶進了專輯的編曲中,讓聆聽感受多出了一份特別異國感受。而這樣的感受在鼓擊節奏的字裡行間最容易發覺,Stephen Morris已經褪去Kraftwerk般的單點低調鼓擊,進化成舞曲化重節奏以及搖滾化的輕盈打擊,許多搖滾歌曲的樂動鼓聲甚至有點讓人想到龐克時代的餘念。 而Peter Hook的Bassline仍是專輯的主線,頗有吾道以一貫之的感受,不管是搖滾、電因,或是混種的歌曲,他都以特別的手法引領著歌曲行進,或是扮演串起專輯張力的重要工作。而Gillian Gilbert的鍵盤在Technique裡擔任了最重要的角色,甚是應該說是表現整個樂風起伏的重要工具,不管是份量還是深度都跟以往不同,像是一個美麗的花蝴蝶,田園襯托著她的美麗,都市裡顯出她的珍貴,Gillian時而淒迷蔓延、時而躍動鋪陳,幫專輯製造了Trance、House、Acid Hous、Alternative Dance的差別頗大但有融冶ㄧ爐的全心感受。

相反的,Bernard Sumner的吉他在專輯裡卻退為配角,宛如Joy Division裡Closer的存在,但卻展現更具空間性、關鍵性的演繹手法,那種獨善音色調性與層次感的吉他聲現與the Edge有異曲同工之妙,但Barney的吉他卻沒有那種壓倒性,卻是多了幾分優雅精練,為專輯提供了關鍵強度的氣氛。而歌詞卻是Barney在專輯中最棒的表現,不僅與樂風曲調絲絲入扣,更營造了全心巴尼流的浪漫可愛歌詞,裡面展現了各式各樣有點無聊幼稚、浪漫愛戀的可人情緒,但是立場語意裡卻有不脫New Order該有的無奈疏離,讀起來讓人印象深刻,卻也時常會心一笑。 旋律是專輯最可怕的地方,九首歌曲隻隻流暢動聽,個性鮮明,甚至是各有愛戴,每首歌都能讓你朗朗上口,記憶猶新,整張專輯聽完絕對沒有停滯或是特別想聽哪首,而是想要全部重聽一次,專輯雖然只有四十分鐘九首歌,但是不覺得短,只覺得意猶未盡的感受,除了說這張名為”技巧”(Technique)的專輯真的很有技巧得編排外,也呼應了他們口中的”四十分鐘會無聊”說。 Fine Time作為令人意外的先行單曲,這首歌可以說是效果十足。但是卻是專輯風格與走向的最佳代表曲,有點怪怪的旋律和有點讓人斜線的口白,營造了全新扭握達版的特別跳舞作品,走著實驗的骨幹但又不脫他們的正字標記,配合著專輯之後的流暢旋律,更有增加層次之效。 All the Way肥厚的Bassline帶出了Barney對於那些質疑他能力的不滿之詞,不屑一顧的瀟灑態度也輝映著專輯輕鬆浪漫的質感,典型的扭握達搖滾歌曲,卻又沾染了舞曲的節奏,好聽入耳的曲調讓人掉入一種自信陽光的心情氛圍裡,大步向前邁去。 Love Less帶有拉丁氣味的愛情小品,浪漫愉快之下又透著淡淡地憂鬱,相當耐聽的一首歌,彷彿在Ibiza島上發生的無奈愛情故事一般,這首歌帶有Indie-Pop的清新氣息,卻透出著陣陣地電氣節奏。 Round & Round專輯中另外一隻重要的單曲,大玩Funk與House樂風,拉丁鼓擊帶來的可愛幼稚的歌詞以及水銀瀉地的節奏,迷幻無奈的氣氛又把光線調暗,讓我們留意那綿延不絕的跳舞姿態,歌曲最後則是露了手Trance的感動技巧。 Guilty Partner在Hooky的Bassline跳動起伏之下,這首歌顯露出專輯少數黑暗氣息,吉他聲線走勢逐漸升高,專輯裡少數搖滾氣息濃厚的歌曲,但在Gillian的鍵盤和Stephen末段的鼓聲卻攜手在底下卻變出了彷彿Techno的新意編曲。 Run單曲,旋律最普通,吉他跟貝斯搭配起來非常眩目,為什麼選這樣作為單曲之今仍是一個謎,但是在氣氛營造上這首歌居功厥偉,雖然樂器大量的演繹,但是你還是可以感受到強烈的Acid House風格,彼此交融竟然如此和諧。 Mr. Disco和Round & Round撐起專輯舞曲架構,迪斯可先生不但Disco更進而展現了Balearic Beat的聆聽延伸,那種光亮興奮的電音之情超越音符涵蓋的層次,一招一式都俗得可愛。 Vanishing Point專輯裡我最喜歡的歌,New Order用這首歌證明了舞曲跟搖滾之間是有無限可能的發展,Dance Cross Rock的最佳範例。消失的點有著脫俗但帶有晦暗氣息的悅耳美好旋律,彷彿是舞池激情燃盡過後的情緒反動,但是浪漫優雅的大吐苦水,好聽的讓人動容。 Dream Attack場景又回到光線之中,但是帶有狂歡後的精疲力盡,我們熟悉的低調疏離又再次展現魅力,把情歌帶向那動人美麗的無奈感動裡,但是舞曲電音的聲響卻是依稀可聞,完美的結局,不是嗎? Technique為曼城的電音圈子帶來新的解釋,也為吉他搖滾甚至是C86樂團提供了一個參考座標,更深深影響了Primal Scream的大作” Screamadelica”,以及之後的Chemical Brothers,他們也為自己蛻變的歷史裡留下了一個最完美的作品與回憶,雖然沒有大破大立,但是卻是逐步進化出他們最佳的專輯表現,也展現出他們無遠佛界的影響力,以及豐富的音樂經驗與天分,1989年那看似短暫的片段是屬於New Order的,能讓搖滾和舞曲電音如此和諧的融合,只有他們做的到,至今也無人能出其右。 如果樂團再當時解散,相信也沒有人會後悔,因為他們已經寫下了最光輝燦爛的剎那,那個光芒至今仍然閃耀動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