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uture Isn't Mine

關於部落格
  • 74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New Order / Singles 81-83

1981-1983發行的這五張單曲記錄了New Order非常早期的發展與歷史,可以看出他們如何從Ceremony的龐克激情轉變到Blue Monady的冷調疏離,一系列的電音習作都發行了單曲,證明了藍色星期一的成功與蛻變不是一步登天。這個時期的大部分作品都帶有Joy Division未散去的餘灰,原本該解散的團體又再度浴火重生,並且踩穩腳步進而走出屬於自己的道路,還有比這個更棒的故事嗎? 五張單曲裡有三張(Blue Monday、Temptation、Ceremony)被認為是New Order整個縱貫歷史中最重要的部分,每一張精選集這三首更是必定出現,從龐克時代到搖滾與電音融合、再到舞曲與電子音樂的塑造,他們盡然捨棄了以往擅長的事物然後轉而往其他領域去開發,這不就是一種樂團歷史的質變嗎?那個時間扭握達充滿了不確定性與懷疑,但是也充滿了無限的可能與巨大的潛力,看著他們一步一步的走過來,真是充滿了兩個樂團交接的感動與思念。

1983 Factory FAC 73 Blue Monday 封面取材大型軟碟磁片,經過一連串的練習與雛形,藍色星期一總算是修成正果。身為一個冰冷低調的舞國英雄,他成功開創了其他舞曲沒有的深度與實驗態度,還有具備了讓人深深著迷的特別氣質,儘管在樂團裡可是爹不疼娘不愛,可是卻成為了New Order最重要的一支單曲,只後他們大部分的電子概念與哲理都與這首歌脫不了關係,一首連Ian Curtis都會微笑稱許的冷漠低調大作。 The Beach 藍色星期一的演奏曲,基本上更能凸顯其實驗精神,少了人聲和變更了部分的編曲使得海灘看起來更像是一個啟發式的概念闡述,而不是跳舞歌曲,兩相比較之下就可以發覺原曲單調疏離的嚇人,像是Kraftwerk遇到Joy Division的融合。

1982 Factory FAC 63 Temptation 扭握達Dance Corss Rock的開山祖師,擁有多種不同風貌的版本,大家比較熟悉的還是出現在Substance、猜火車原聲帶裡的版本,這首歌對之後的專輯Power, Corruption & Lies影響甚巨,也是他們初期最受樂迷歡迎的作品,結合舞曲節奏以及吉他搖滾,美好動人的旋律彷彿不屬於這個時間點,歌詞裡也輕鬆高呼這無奈可愛的跳舞生活,還有無所謂的墮落人生,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手舞足蹈讓人心痛也讓人迷失,完美的扭握達單曲。 Hurt 合成器與電子節奏交互使用,但是與A面歌一樣行的是搖滾草書,甚至帶有相同的龐克氣息與灰暗氣質,已經略微可以看出混合體的美麗雛形,the Cure的許多歌曲跟這首歌相似,Barney展現了不同以往的黑暗呢喃和尾音表現,曲末的口白表現和小笛子出沒更是令人印象深刻。

1981 Factory Benelux FBNL 8 Everything's Gone Green 編曲旋律與Blue Monday頗為相似的電音習作之一,這張單曲並沒有在英國發行,黑暗艱澀但是帶有更多的搖滾氣息,尤其是中段吉他與Bass的交互演奏,而Stephen也用交疊使用了真鼓打擊,為這場電音跳舞碎拍實驗多出不少新意,基本上我不太喜歡這首歌,除了旋律性低以外,就是和藍色星期一太相像了。 Cries & Whispers 基本上和樓下是同一首歌,編曲略微不同,搖滾氣息和合成器的比例多了些,不過感覺沒有很大的差異,不知道為啥要取兩個歌名,算是緬懷過去時光的夢遊之作。 Mesh 中版進行的電氣化黑暗合成器疏離歌曲,背景理一堆恐怖的聲效除了Closer哪裡還有?後龐克味道大於電音節奏的一首歌,Bassline運行的字裡行間充滿了之前未了的悲傷晦暗,眼睛一亮但隨即黯淡的偽JD歌曲。

1981 Factory FAC 53 Procession 與第一張專輯Movement相似的質感,合成器取向,但是節奏忽然轉為龐克般的鏗鏘有力,我很喜歡的NO早期歌曲,帶著Atmosphere氣質,卻展現了吉他搖滾的一面,Peter Hook的Bass相當肥厚氾濫,配上後段蒼白瀰漫的鍵盤色彩,相當耐聽流暢的歌曲,雖然旋律不浪漫流暢,但是也為早期的NO曲式留下了一個不錯的註腳。 Everything's Gone Green 樂團第一次發表藍色星期一的雛形,樂迷也是第一次感受到她們準備前往的目的地和方向,兩年後Blue Monady發行順利誕生。

1981 Factory FAC 33 Ceremony Ian Curtis自殺身亡後的十個月這張單曲發行,樂團改名叫New Order,歌詞請到語言分析機和巴尼的潤色完成,Joy Division之前就排演過的歌曲,擁有莫名哀慟但是亢進向前的旋律與氛圍,Ian Curtis留下的最完美句點,卻是New Ordrer的起點。 In A Lonely Place Bernard模仿Ian最出色的一首歌,非常優秀動人的Joy Division時代歌曲,New Order把編曲潤色更加恐怖黑暗,尤其擊響的合成器更是憾人心坎,悲傷黑暗到一個不能的夢魘,完全就是Decade的最深沈聆聽延伸,只需片刻就能讓你會到Closer的莫名悲痛裡,懷念著Joy Division尋不著出口的自毀與墮落,而這首歌有時更會讓我心悸。 本來這篇文章應該在Movement寫完後再推出的,但是Movement是張特別的專輯,跟之後的扭握達專輯有非常大的區別,加上到敘的手法走到Debut專輯也剛好是個盡頭,所以搶先推出。這個時期的扭握達還十分徬徨迷惘,從歌曲的演進就可以猜出一二,對他們來說,Joy Division實在是太巨大的存在,實在沒辦法乾淨快速的斬斷前緣,或許他們根本就不想斬斷,他們以身為Joy Divison的一員自豪(連Gillian也是,她在後期是固定的客席),但是他們也意識到他們已經是New Order了,一個新的秩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