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uture Isn't Mine

關於部落格
  • 74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New Order / Movement

1980年5月18號,Ian Curtis在家中上吊自殺,Joy Division短暫三年的歷史宣告結束,這個句點畫得急促卻充滿了傳奇色彩,但是這也是另外一個起點的開始。十個月後,一個名為New Order的新樂團推出了單曲”Ceremony”,他們是四分之三個Joy Division,他們從燃燒殆盡的死灰中浴火重生,不過卻還沒有脫去那黑色悲傷靈魂的牽掛羈絆,依舊沾染著過往疏離悲涼的情緒以及深沈的負面思想。 新秩序,仍然是一個帶有德意志色彩的團名。但是在那個混亂的啟蒙期裡,每一個成員都嘗試過主唱這個位置,最後決定由吉他手Bernard Sumner兼任,於是史上最不喜歡唱歌的主唱焉然誕生(Barney認為鼓手Stephen Morris的聲音最好)。首隻單曲”Ceremony”與B面歌”In A Lonely Place”其實是Joy Division時代的歌曲( Demo收錄在Heart & Soul的Boxset裡),在憑藉著語言分析機與Bernard的潤色之下,總算拼湊出Ian的語意,而他唯一會唱歌的方法,就是模仿著Ian Curtis的唱腔,所以儘管Barney聲線比Ian高了許多,但還是籠罩著JD的陰影之中。 不僅是Bernard努力的模仿著,整個樂團其實都在找尋著過往的榮光,他們再次請來了Martin Hannett為他們的Debut專輯”Movement”擔綱製作,Martin為了補足前後兩任主唱音頻上的差距,於是使用了大量的合成器壓低Bernard的聲線,卻也製造了更加迷離不確定的漂浮氛圍。而這股迷惘懷疑的大氣則是蔓延到整個專輯的編曲與樂器演繹裡,可以明顯地感受到他們正努力走出自我,但是前進的步伐竟是如此的緩慢懷舊。 Bernard Sumner也接下了寫詞的工作,坦白說他在這張專輯當中歌詞撰寫的相當不俗,但是因為Ian的歌詞實在太完美以致於兩相比較仍有不少的落差感。Movement所營造的氣質比Closer稍稍明亮平緩些,但是仍然帶有巨大的失落與悲傷,製造那微微光芒正是合成器的轉化與新增的鍵盤之音,為這張後龐克專輯帶來不同以往的聲響鋪陳,他們把JD時代運用的已經頗為純熟的合成器再度賦予新的任務,卻也陷入了新元素統合的混亂陷阱中,這些矛盾的粒子也散播到專輯每首歌的角落裡。 旋律性相信是Movement最大的弱點,在後龐克時代Joy Division的旋律性一向非常特別,雖然沒有到朗朗上口、流暢好聽,但是也塑造出某個特別的形態,時常令人印象深刻、反覆留戀;相反的在New Order的Debut中,這種特殊感卻蕩然無存,反倒是各種企圖延續Closer恐怖黑暗的橋段令人懷念與思量,單就合成器的發展以及JD的聆聽延伸來說,Movement是展現了頗為動人的一個環節。

高科技低調搖滾仍是樂團的主要訴求,但是比起Closer頗具有野心和視野的編排,Movement就顯得了無心意而且某些方面會有點突兀,某些片段會感受出略微停滯的節奏與編曲,但是這些缺點都掩蓋不住之前已然成功的方程式,他們只需要照著配方走,就可以創作出一張充滿歡喜分區味道的新秩序專輯,儘管這不是他們最想要呈現的方式,卻是那個階段他們唯一”會”的方式。他們雖然使用了嶄新的名字,但是仍然使用著前朝的創作方式。 新加入的成員Gillian Gilbert雖然掛名鍵盤手,但是多半還是支援著吉他的演奏,她與Barney兩人組成的吉他網比起舊時代更要綿密明亮,架構佈局也亦趨完整。而Peter Hook的Bassline仍是死氣沈沈的帶領著莫然疏離的歌曲主線,那種毫無生氣但是卻如影隨形的彈奏方式至今仍是獨樹一幟,Stephen Morris那種虛無空蕩的鬼魅鼓擊在這張專輯又產生不少機械式的變化,要說是電音的雛形不如說是疏離空虛意識形態的綿延,整體樂器的演繹呈現出灰黑交雜的特別顏色,雖然以脫離Joy Division的黑暗深淵,但是也身處在灰濛濛的霧氣中看不見任何真相。 如果說Ian Curtis創造了一個任何人都會墮入厭世絕望空間,那個New Order這張專輯就創造了一個活下來卻又不帶任何希望的無奈態度,與那把希望寄託於死亡國度的黑暗相比更加的疏離冷漠,彷彿活下來成為一個生命體是極不願意但又必須履行的義務,是那樣的灰色漠然、無奈寂寥,Movement雖然名為”運動”,但是卻絲毫沒有任何想要激起人們情緒的意含,反而隱藏有把人感染成哀傷慟然情緒的催化劑,如果你帶著與Joy Division相同的低沈情緒來欣賞這張專輯,那麼你得到的將會比較表面上更多的聆聽情感。

如果你需要一個最佳的JD聆聽延伸,你認為那四十幾首歌仍沒有辦法滿足你空虛貪婪的寂寞黑暗靈魂,那麼Movement將是你最後的機會,讓你在墮入那無法自拔的晦暗深谷。但是作為New Order的第一張專輯,我們期待的更多,在那徬徨迷惘的草創時期來說,這些元素已經夠了,雖然他們僅為那股絕對的黑暗注入了幾道不甚清澈的光芒,但是對於那些望穿秋水的樂迷來說,這已經是最值得欣慰的復活作品了。 Dream Never End 對於JD時代”夢總是結束”的一種反動,這首歌呈現出專輯少有的光明旋律與亢進態度,鼓擊紮實且充滿力道、吉他聲線充滿了龐克時代的張力。開頭曲即是專輯裡最動聽美好的歌曲,象徵著一個新時代的躍進,我們彷彿瞧見了JD晦暗不可測的未來,缺少合成器點綴,活脫從龐克蛻變的流行音色。 Truth 帶有細瑣電氣因子的迷離歌曲,合成器還是走著Closer中寂寥淒厲的姿態,但是節奏已然進化成電子的雛形,存在於相當晦澀不明狀態的一個真相,低調省思的姿態透著冰冷的灰鐵色,飄渺游離的音效大氣依然浮在混在混濁的空氣中。 Senses 彷彿莫名喜悅時代的B面歌,氣氛遠遠大於架構的歌曲,製造了與舞曲頗為類似的特別聲效,卻帶給編曲許多焦躁壓迫的情緒質感,讓人聆聽起來感覺到莫名的不適與不耐煩,灰色恐怖但是有走著高科技概念的曲子,在幾乎無動聽旋律性之下,完全以氣味取勝,恐怖的感覺可與JD比肩。 Chosen Time 此時Stephen的鼓聲又開始空蕩單調,工業化的程度頗好,而三把樂器交疊編織的空氣濾網才是歌曲的重心,令人煩躁的綿密撥弦配上巴尼不經心的唱誦,產生了巨大的疏離感,只想躲進更深沈的黑暗裡,尤其裡面添加的合成器音效更是恐懼異常。 I.C.B. Ian Curtis Buried?這首歌充斥著莫名奇妙的音效,讓這種恐怖歌曲更增加他的特殊氣味,黑暗孤獨的一首紀念歌曲。旋律堪稱頗為獨特,但是那種無奈迫切的渴望似乎又再暗喻著什麼,忽遠忽近、飄忽不定的森然錯覺讓人有他在陰影在每個角落存在著的感覺。如果說能觸摸到他遺留下來的所有因子,這首歌絕對是咫尺天涯的最佳詮釋。 the Him 以黑邪Bass開頭的詭異歌曲,有如鬼魂在白天的空氣裡遊蕩,Barney的聲線的效果器裡扭曲沙啞的不成人形,而後轉為激烈的鼓擊卻又不沾染任何象徵性的旋律,Stephen的鼓擊又回到了”Decade”般地空虛,反覆兩段式的演繹在最後道出我已精疲力盡的結語,一首合成器龐克樂。 Doubts Even Here 在這首歌中Gillian的鍵盤總算有顯著發揮的空間,她把空間揮灑出一片白濛濛的迷霧,在迷幻的氣氛下,Barney唱出了模倣Ian歌聲最重疊相像的片刻,在Gillian幾乎不可聞的和聲底下,所有的聲線Hooky的Bassline帶領之下進行最蒼白的送葬。 Denial 標準的意識形態結尾曲,巴尼模糊呢喃的人聲,在Gillian淒厲的鍵盤輔佐下更顯得聆聽不易,編曲和樂器表現在這邊已經略顯疲態,只能當作專輯聆聽延伸的存在,相當耐人尋味,但是又不甚特別的一首結尾曲,但是後面嘎然而止的句點算是相當寂寞空蕩的結尾。 四個二十四歲的青年正在為自己的未來找尋出路,不,應該說為自己的生命找尋出路,或許他們的夥伴Ian Curtis已經為自己找到出口,而剩下的團員們卻等得要靠著自己的力量站起來。那段時間或許混亂、或許歧異、或許徬徨無助,但是這張專輯卻是New Order與Joy Division之間最好的連結,我也不免俗的採用JD的敘事寫法,因為在我內心的深處其實Movement屬於JD的一部份。 Bernard Sumner曾說他在創作這張專輯期間很緊張,他恨透了Movement裡頭的歌曲,他為專輯錄製一遍以後就再也沒有彈奏過那些歌曲,他甚至沒有專輯的拷貝;但是Peter Hook卻表示他頗喜歡這張專輯,他認為這張有很多好歌。這樣的矛盾不僅僅存在於這段時間,甚至延伸到了Power, Corruption & Lies的時期,不管如何,這張New Order的Debut專輯可以說是承接兩者段差的重要作品,如果你肯換一個聆聽欣賞的角度,Movement或許是New Order最被忽視的美好作品。 P.S,總算是把扭握達的作品很粗略的介紹過一遍了,下一篇應該是完結了,其他遺漏的素材和我自己的扭握達榜單,將為這個系列劃上句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