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he Future Isn't Mine
關於部落格
  • 74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Memories (下)

秋天的慵懶午後,天氣出奇的好,微風吹拂著行道樹的枯葉。我如同往常一樣散步到店裡,準備開店。當我走過街角時,我注意到有一台Jaguar XJ停在店門口,長長的行李廂配著閃閃發亮的綠色,我打開鐵門的同時仍忍不住向這台漂亮的美洲豹多瞧幾眼,這時突然有一個中年男子從駕駛座裡跨出來,走往我這邊,我暫時停止動作,打量著他。灰色的名牌西裝,斑白但是整理很有形的頭髮,和一個高聳堅挺的鼻子。 「對不起,請問你是這裡的老闆嗎?」低沈但是溫柔充滿禮貌的聲音。 「我是,請問您有什麼事嗎?」我滿臉困惑的問道。 「請問有這樣一個女孩子常來你店裡嗎?」接著他開始形容那個女孩的穿著相貌,不知道為什麼,我第一時間就想到她。在聽了一段之後我就更加肯定,他所找的女孩子也確實是她,於是我告訴中年男人,她每天都會來,大約會待三個小時左右。 他聽到情報之後開始沈默思考,似乎在猶豫要不要透露點什麼給我知道,不過最後似乎他決定保持那樣的沈默,紳士地跟我道謝之後,不急不徐地開著那台Racing Green的XJ離開,留下滿腦子疑竇的我。 隨著那位神祕中年男子的離開,下午的天氣開始轉化,突然傾盆大雨開始降下,非常誇張的貓狗雨,完全無視於午後的好天氣,粗魯果決的落在地上。那台綠色的Jaguar在霧氣的伴隨之下來到,那個中年男子撐著雨傘慢慢地走進店裡,優雅地在門口拍落身上的水珠,接著他環顧四周,慢慢在店裡漫步著,沒有拿起任何一張唱片,反而像是FBI幹員搜索著什麼線索一樣,讓我渾身不對勁。 他繞了一圈走回店門口,正準備向我問什麼的時候。她出現了,今天輪回誕生印度的網球選手,兩個人在第一時間注意到了對方,她顯露出了意外驚訝的表情,於是他們隔著店裡的玻璃門互相僵持凝視了一段時間,終於中年男子打破僵局打開門走到外面,兩人在滂沱大雨的走廊邊不知道談些什麼,之後她開始激動了起來,由於店裡的音樂和雨聲讓我幾乎聽不見他們在說什麼,只能看他們演著有Mogwai當配樂的吵架默劇,不真實而且嚇人的場景。 不知道什麼時候,雨勢開始稍歇,兩人的爭執也告一段落,她坐上中年男子的Jaguar前,往我這邊看了一眼,依然充滿了搖滾的光芒,儘管稍縱即逝而且隔著模糊不清充滿水氣的玻璃,但是那個眼神依舊清晰。 午夜之後,店裡空無一人,天空開始清澈了起來,平常看不見的星星通通溜出來玩耍,天氣詭變的程度絲毫不遜於Jimmy 的吉他技巧變換,。而這時候,她走了進來,穿著跟白天一樣的衣服。 「嗨!」她對著驚訝的我打著平常的招呼,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我實在很想問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又不知道如何啟口,猶豫之間她已經挑了張唱片開始試聽。接著我不得不停止思考,因為有一種煩躁感和噁心感不斷湧上心頭,彷彿是什麼該做的事情被忽略了,什麼已習慣的事物被更動了,使得我不得不放下好奇心,找尋著什麼地方出了錯,哪個螺絲鬆了,而當我的目光掃到她時,我突然明瞭了。 那股低氣壓消失了。 她明明已經戴上了耳機開始聽音樂,但是我卻感覺不到任何她特有的低氣壓或是引力,這個像開關般兩個月來屢試不爽的氣氛居然消失了,我困惑的走近她,但是仍沒有感受到任何東西,我低頭看向她,她的眼神呆滯的停留在某一個點,沒有散發出任何光芒。 我在沙發前蹲下來,示意她把耳機拿下來。 「發生了什麼事嗎?」非常奇怪的聲調,完全不像我的聲音。 她則是給我一個非常神祕的微笑,接著是一分鐘的沈默。 店裡的白色燈光突然異常地刺眼,讓我感覺有點暈眩。 「失憶症。」她突然開口說道。 「啊?」 「我有失憶症,非常的嚴重喔,過幾天就會把自己叫什麼名字,家住哪裡給忘光光。」她繼續解釋。 我則是驚訝的沒辦法發出任何聲音。 「但是自從我來過這家唱片行以後,我就沒有忘掉這裡和所聽的搖滾,但是我還是非常害怕哪一天醒來把這裡和音樂都忘了,所以我用盡力氣來記住這裡,用盡所有專注力來聽音樂,因為我不想忘記這麼美好的東西。」 我從石膏像狀態到能微微地點頭。 「下午來找我的那個男人是我爸爸,他希望我能繼續吃藥做治療,但是藥物只會讓我昏昏沈沈的,什麼事情都不能做,我討厭這樣不自由的感覺,我希望透過聽音樂,讓我記得更多的東西,我希望…」 眼淚,不知道何時開始落下,沾溼了她的臉龐和沙發。安靜無害,但是具有可怕渲染力的哭泣,我完全的不知所措。,因為她眼淚讓所有的東西都變得易碎黯淡。 我之能默默地看著她留著眼淚甚麼話也說不出來。很快地她停止了哭泣,我們看著彼此的眼睛,只是靜靜地等待,彷彿時光從未流逝,一切從未發生過一樣。 有位不速之客進到店裡來,打破了那宛如靜止的時間。 我們兩個同時站起來,她隨手擦乾臉上的淚痕,看著我的眼睛,小聲地對我說:「嘿,我不會忘記這裡的。」隨即再度展現那神祕的微笑。 我看著她的背影離去,我混亂的腦袋無法在這麼短的時間有所反應,只能看著她離開,她在推開店門的時候突然又想到什麼般的停下腳步。 「明天見∼」她回過頭來眨了眨眼睛。 那天晚上,我沒有回去,我待在倉庫裡整理唱片。我失眠了,我不停的想著她、想著失憶症、想著微笑、想著那股低氣壓、想著那台綠色的Jaguar。忽然我的第六感告訴我,她不會再來了,她不會再回來這裡了,我說不出任何理由,但是就好像命中註定一樣的發現了這個事實,一切彷彿就是一場最真實的夢境,有關這家唱片行,有關她。我在清晨沈沈地睡去,希望讓這個夢永遠做下去。 她之後再也沒有出現。 她的頭髮烏黑筆直,一個頗適合她的髮型,畫上跟五官很搭配的淡妝,穿著名牌的連身長裙,配上獵裝麂皮的外套,像是第五大道精品店裡Prada的模特兒,但是是她,仍是那個眼神中散發著搖滾光芒的”她”。 當我從震驚裡恢復正準備要說些什麼時,她已經挑好唱片,走上前來結帳。她把一張New Order的單曲”Here To Stay”和錢放在櫃台上。 「嗨!」宛如一年前那第一聲招呼。 「所有的事情都想起來了?」我一面刷著條碼,一面異常鎮定、很酷的問著。 「沒有…」她輕鬆地搖搖頭。 「但是…」 「我記得這裡、搖滾樂、還有你。」 她接過唱片,晃了晃,然後說:「I’m Here To Stay!」 在轉身離開前,她的神祕微笑早已把我定在原地,說不出任何話來。 「掰掰,明天見∼」她背對著我揮了揮手。 我看著她那披上店裡白光的背影,視線逐漸模糊了起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