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uture Isn't Mine

關於部落格
  • 74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jAMES / Whiplash

1995和1996屬於Brit-Pop時代的爆炸期,許多樂團如雨後春筍般的冒出頭來,1994年一戰成名的學長們也紛紛推出了更成熟穩健的作品。而jAMES屬於更早的年代,比Suede和Pulp都來的資深,但他們在這兩年裡面,居然沒有發行任何一張專輯,但似乎也沒有什麼人留意關心,jAMES是那樣的謙遜低調,當時被認為只是做出Sit Down、Laid等歌曲,一個掛著平凡名字的樂團。 1993年推出的專輯Laid獲得了媒體一致的好評,甚至連美國的媒體也因為這張專輯而開始認識jAMES,這是他們與Brian Eno的第一次合作,在散團作Pleased To Meet You發行前,Laid一直被我認為是他們的最佳專輯。而這時樂團和Eno可以說是處在創作的黃金顛峰期,短時間內一口氣就創作了二十幾首歌,而這些素材也成為了他們在94年發行的Wah-Wah的基礎藍圖。 Wah-Wah這張以現場方式錄製的專輯呈現了許多偏向Brian Eno的實驗風格,Eno也參與了創作與樂器的演出,儘管這樣專輯層次豐富、勇於突破,但是大眾仍喜歡Laid那樣的jAMES。叫好不叫座是可以預見的結果,與同時間Brit-Pop大戰的銷售量相比,他們的聲勢確是落寞不少。 於是樂團開始力求突破,三年之後新專輯Whiplash面世,這是他們首度開始嘗試電氣化的領域, 並且加入了新的成員和製作人。原本一向合作愉快的Brian Eno這次退居二線,改由Stephen Hague擔任主要製作人。企圖營造不同於Laid的人文靜謐,而是想要反映他們成長蛻變的黑暗電音質感。 而三年的時間裡jAMES也觀察了許多的樂壇生態,在經歷過險些解散與大幅度的人事變動後,他們顯得更成熟內斂、洗鍊灑脫。他們開始在本來就已經夠流暢動聽的旋律中添加像是Oasis、Suede等,更貼近大眾耳朵的純正Brit-Pop之聲。 然而,擁有七人大編制的jAMES,並沒有全然跟隨著潮流,朝精緻複雜化的牛角尖鑽去,反而是從Whiplash開始玩起許多實驗編曲與聲響,這樣的改變對已經發行7張專輯的他們談何容易;另外一個獨特的地方乃是,雖然他們擁有小提琴手的編制(Saul Davies),但他們並沒有響應當時大紅的Manic Street Preachers所帶起來的弦樂恢弘編曲,反而是往電音的黑暗裡伸手不見五指的摸索著。 Whiplash大量的嘗試了Dub、Trip-Hop、Techno、Loop等元素,而且出乎意料的都呈現了許多抑鬱的灰色質感,幾乎沒有一首能讓舞步跳得順暢,反而是回溯到他們的出身 — 曼徹斯特。追尋那些古老迷幻而晦暗的節奏靈魂,他們渴望專輯在基本的節奏上就突破以往的規範,這點可能從鼓手David Baynton-Power參與共同製作可以嗅出一二。

或許這張專輯有參考些許U2的Zooropa,許多氣氛上頗有相似之處,但是他們似乎還沒有準備好這些改變。電氣與搖滾的歌曲沒有辦法融合在一起,也讓專輯聆聽的感受分散的四分五裂,似乎jAMES添加了太多天分與思緒在其中,使得專輯在編曲上、聲響上、實驗上都顯出一種過於飽和的狀態,不管是受擁戴的Laid,還是實驗寂靜的Wah-Wah,他們的專輯概念都十分統一,所以在Whiplash我們會感到無所適從和些許的失望,儘管這些歌曲依然動聽、儘管Tim Booth的歌聲依然響亮、儘管歌詞還是聰慧敏銳,但是卻缺乏本質上的某種完整性,這真的是頗為可惜的地方。 但是三首單曲救了這張專輯,這三首單曲絕對是jAMES所創作的單曲中前十名的保障名額。他們是Tomorrow、Waltzing Along和She’s A Star。不巧的是這三首歌都位居專輯的前半段,所以乍聽之下難免感覺專輯後段實在疲軟難當,其實這乃是非戰之罪,若是扣除掉這三首單曲,專輯的風格反而更佳完整,架構更加明確,這真是叫人哪以抉擇的矛盾,而Whiplash就是處於如此聽覺的兩難之中。 Tomorrow 專輯中最棒的一首歌!從Wah-Wah裡面脫繭而出,轉變成光明前進的熱血歌曲,朗朗上口的美好旋律配上他們專屬的流行吉他之聲,以及那隱喻飄渺的弦樂背景,造就了這首動聽的歌曲,我從未見過Tim Booth用如此帥氣俊秀的聲音唱出心靈中期待的美好旋律,充滿希望與積極的流洩著,Tomorrow幫我重新找回了他們。 Lost A Friend 典型的jAMES小品中版情歌,一樣睿智的歌詞、一個飄揚的歌聲、一樣年輕閃耀的吉他聲線,宛如聆聽完”Tomorrow”的舒緩計,但當你單獨聆聽,它也能讀善動聽的存在。 Waltzing Along 其實我比較喜歡單曲版本,專輯版本比較Slow-Tepmo,編曲也比較安靜。雖然並不過份掩蓋它優美迷離的特質,但我認為鏗鏘的樂器演繹更加適合它,也讓背後的複歌和聲更添滄桑美麗的氣質,基本上這是首餘音繚繞、迴盪悠遊的大合唱歌曲,理當有更熱鬧的氣氛。 She's A Star 樂團學習了部分Brit-Pop旋律的最好結晶。也是他們寫出最美麗動人的情歌之一,尤其是Tim Booth更展現了罕見的假音飆唱,那種白濛飄忽的聲線延伸搭配了迷幻的吉他扭曲效果音,讓歌曲就宛如夜空裡閃爍明亮的一個星斗,綻放出溫柔奇妙的光芒。 Greenpeace 從這首歌開始專輯開始電音化,氣氛從一開始的低沈寂靜,突然轉為電子化的跳舞節奏,但是氣氛仍是黑暗地讓人難以親近,兩段式落差極大的編曲讓聽者一下就掉入了冰冷深淵裡,Dub味道非常重的轉變。 Go To The Bank 電氣歌曲中我比較喜歡的一首,除了有可愛的小提琴開場,還有入世很深的舞曲節奏,就算你把他放到舞池也能受到歡迎。異常地低調實驗,冷豔疏離的氣氛營造的相當令人耳目一新,立即聯想到Depeche Mode的氛圍,令人傻眼但非常成功的一首電音化作品。 Play Dead 全面Trip-Hop,但是又留著背後細瑣的吉他撥弦與謙虛弦樂,某些片段Booth的聲線異常地與Bono相像,埋著很深的情緒在音符的轉折中,真鼓與鼓機交雜的節奏也頗為有趣。 Avalanche 頗有後輩化學兄弟的Big-Beat神情,不同的是這首歌是不折不扣吉他搖滾歌曲,雖然帶著電子節奏的,但是仍然擁有飽滿的雙吉他演出,而且旋律非常動聽,很容易被遺忘在專輯後頭的歌曲,卻是把電氣與搖滾結合的相當好的一首。 Homeboy 輕快好聽,但是十分老套的歌曲,懷疑這是不是他們在Seven時期的存貨,這也放了太久了吧? Watering Hole 黑暗氣息濃烈,而且旋律性非常低,一首由Bassline統治的詭異歌曲,乍聽之下或許會錯認成4AD廠或是歌德的某些音樂。想反的這也是一種不錯的轉變,jAMES少數迷幻虛幻的作品,氣味與專輯理的其他歌曲大相逕庭,頗有新意。 Blue Pastures 很可愛但是有一點做作的結尾曲,還是沾染了不少黑暗情緒,就算是離別也不願意展露悲歡離合一樣,旋律性不高頗為可惜虎頭蛇尾的句點。 我很少聽到jAMES的歌迷抱怨過這張專輯,原因是前半段的歌曲實在太過出色,但是被問到整張印象如何時,都紛紛表示後面實在沒有印象,十分令人莞爾。實際上他們這次的電音嘗試在旋律性上的確是不夠,但是許多手法與實驗上的純粹更勝後面的作品,這對他們來說也是了不起的突破。只是這一次jAMES變得太深沈難懂,Whiplash無疑是張好壞參半的作品。 Tomorrow、Waltzing Along、She’s A Star已經帶給我們太多感動了,在反覆沈溺在那些美好旋律的當下,誰還會記得那些許的不快呢? 試聽的是Tomorro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